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13426037149

遗嘱继承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说房网

在线咨询

  • (*仅律师可见)
  • (*仅律师可见)
  •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遗嘱继承 >

多份遗嘱按哪份遗嘱为准?

来源:未知  作者:jicheng_admin  时间:2019-10-30 21:25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13426037149),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房地产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刘琼申请再审称:1.因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及章时荣对于财产如何分配有明确约定,本案属于分家析产纠纷,而非遗嘱继承纠纷,二审判决认定本案性质为遗嘱继承纠纷并引用继承的相关法律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当再审,本案应以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的相关约定分割财产。2.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应当再审。(1)2012年10月23日的遗嘱不符合代书遗嘱法定要件,非有效代书遗嘱。(2)鉴定意见违法错误,二审判决认定该代书遗嘱上的签名系章时荣本人亲笔签字,缺乏证据证明。3.刘勋的一审诉讼请求为“依法对原告与第一被告之母章时荣的遗产13万元进行分割”,一审判决将该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对章时荣的遗产约30万元进行分割,其中原告应得13万元”,并判决“章时荣对重庆市维多利亚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的13万元债权由原告刘勋继承享有”。一审法院变更原告诉讼请求,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申请人对此提起上诉,但二审法院未对此进行审理和评判,二审判决遗漏该上诉请求,依法应当再审。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一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驳回刘勋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判决按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约定分割财产。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1.《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第二十条规定:“遗嘱人可以撤销、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本案中,被继承人章时荣(系刘勋、刘琼之母)生前分别曾于2006年8月15日、2012年8月15日、2012年10月23日立有数份遗嘱。刘勋要求按章时荣2012年10月23日的遗嘱继承其相关遗产提起本案诉讼,故本案应为遗嘱继承纠纷。诉讼中,刘琼主张2012年8月15日章时荣立遗嘱后,各继承权人于2012年10月3日召开了家庭会议,对相关财产再次进行了协议分割,并于2012年10月15日达成了“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章时荣对此协议内容予以确认。故本案应以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约定分割相关财产,属于分家析产纠纷,而不属于章时荣个人遗产的遗嘱继承纠纷。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本案查明事实,因章时荣2012年8月15日的遗嘱并非最后一份遗嘱,该遗嘱在章时荣2012年10月23日再次立遗嘱时已失去执行效力,且与“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约定内容相冲突。第二,刘勋及其他继承人刘美君、周燃、王家秀均否认参加了2012年10月3日家庭会议,2012年10月19日的公证书上也未提及该次家庭会议内容或章时荣、刘琼、周燃放弃继承的理由。第三,2012年10月15日“家庭财产分配协议”上仅有刘勋与刘琼签名,无其他家庭成员签名,不符合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的主体要件,且签订该协议之时章时荣尚未死亡,继承尚未开始,协议约定的财产尚不属于遗产,此时刘勋与刘琼对协议中财产的所有权协商并分配缺乏法律依据,均系无权处分。因此,刘琼要求本案按“家庭财产分配协议”约定分割章时荣的遗产,显然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刘琼的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2.刘琼申请再审认为2012年10月23日章时荣所立的最后一份代书遗嘱非有效遗嘱。经审查,该代书遗嘱有重庆益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伯秋、冉韬两个见证人在场见证,该遗嘱由周伯秋代书,注明了年、月、日,有代书人和其他见证人以及章时荣的签名,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一审诉讼中,刘琼对该遗嘱上章时荣的签名提出异议,并申请进行了笔迹记鉴定。

一审法院依法委托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对2012年10月23日遗嘱上“章时荣”的签名与双方认可的2006年8月15日、2012年8月15日章时荣两份自书遗嘱上的“章时荣”签名是否系同一人书写进行鉴定,该所出具渝法正(2013)物鉴字第1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检材落款日期为2012年10月23日的《遗嘱》上‘章时荣’签名与落款日期为2006年8月15日、2012年8月15日的两份《遗嘱》上‘章时荣’签名是同一人所写。”刘琼认为该鉴定意见违法错误,但未能提出相关证据,故刘琼主张该遗嘱非章时荣亲笔签名的理由亦不能成立。刘琼还认为章时荣在2012年10月23日订立遗嘱时已处于意识极不清醒状态,但在诉讼中,刘琼认可的章时荣死亡记录及其提交护理记录表显示,章时荣从27日早晨出现神志恍惚,而23日前后无护理记录显示其意识不清,故2012年10月23日遗嘱符合代书遗嘱法律要件,合法有效,一、二审判决依法予以确认,并无不当。故刘琼的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3.经审查,本案一审开庭笔录明确载明,刘勋的一审诉讼请求为“请求依法对原告(刘勋)与第一被告(刘琼)之母章时荣的遗产约30万元进行分割,其中原告应得13万元。”该请求与章时荣2012年10月23日的遗嘱内容即“一、我在重庆市维多利亚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投资的人民币叁拾万元。儿子刘勋所得壹拾叁万元;女儿刘琼所得壹拾万元(另外:我在世时已给刘琼壹拾贰万元);孙女刘美君、外孙女程倩、周燃的婚礼各壹万元;赠与我的好朋友王家秀肆万元。……”相符。一审法院判决“章时荣对重庆市维多利亚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的13万元债权由原告刘勋继承享有。”并没有超出原告刘勋的诉讼请求。同时,二审法院针对刘琼的上诉请求经审理后维持了一审判决,并未遗漏刘琼的上诉请求。故刘琼申请再审认为本案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二审判决遗漏上诉人诉讼请求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刘琼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一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驳回刘琼的再审申请。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