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13426037149

法定继承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说房网

在线咨询

  • (*仅律师可见)
  • (*仅律师可见)
  •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法定继承 >

死者的儿子如果是过继的是否享有继承权?

来源:未知  作者:jicheng_admin  时间:2019-10-31 23:00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13426037149),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房地产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原告诉称

原告李嘉诉称,原、被告系亲兄弟关系。祖父张文钱生育原、被告父亲张喜寅、大伯张喜兆。张喜兆因病早逝,膝下无子。后经儿媳张黄氏、儿子张喜寅商议,祖父决定将原告过继到张喜兆名下为嗣(有家谱为凭),并在家族长辈的鉴证下于1946年农历十一月初七立下一份契约,约定:“立继约张文钱情因长子禧兆身故无嗣,兹将禧寅之次子顺禄继与禧兆为嗣,经禧兆之妻黄氏同意并由修谱监理尚良既诸协理一致许可,惟本人有遗产若干间明于后言,概由和忠房和信房二房平均分拍,至禧兆之女得遗产应得之遗产也与顺禄平分不得争执,此系过继立谱时共同议定恐后无凭,立此继约为据,此约张黄氏张禧寅各执一份。”直至1958年祖父张文钱去世,祖母办理祭祀事宜,即使当时原告父母亲还健在,均要原告亲力亲为,1962年父亲张禧寅才去世,1965年祖母去世,后该讼争房产在1968年文革期间被政府没收公用,直至1980年左右才归还原告生母,母亲居住在该屋至1981年去世,后事均由原告处理。立该契约时原告才3岁,根本不知人情世故。在祖父母去世后,原告对自已过继一事仍不明了,再加原告母亲一直将原告过继一事予以隐瞒,同时对原告谎称反是被告过继的事实,原告对自已的和被告共同生活期间所置办的财产,因父亲张喜寅身患气管炎,身体很弱家中老小主要由原告一人负担,原告自已则在1977年34岁时才成家。原告母亲直到逝世也未将事实与原告讲清,而被告则歪曲事实甚至捏造是其过继张喜兆为嗣的,并将讼争房屋中的二间占用,甚至还要求原告让出半间。双方由此起纠纷。后原告发现了祖父张文钱等人于1946年立下的契约后才得知真相,遂要求被告还原事实,对于祖父遗留的房产要求祖父生前的遗愿予以分割,但均遭到拒绝。此纠纷经村委、镇政府多次调解无果。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确认原告对祖父张文钱遗留的座落于金东区曹宅镇白渡村永安路40号房屋享有继承权,并要求按契约约定依法分割靠南的二间房屋由原告继承,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李林辩称,原告方没有资格继承这三间房子的。争讼的房屋是张文钱个人所有的,这三间房子张文钱在1958年死亡时交给张喜寅了,张喜寅1965年死了交给张文钱老婆管理。1968年文革的时候这三间房子被大队没收了。原告现在所称的遗嘱是文革被抄家的时候被别人拿走的,我们都没有看到过的。这张契是2010年原告才拿出来的。这三间房子已经分家分过了,不存在继承问题。

为证明上述事实,原告李嘉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原告的残疾证及法定代理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告患有智力残疾,施某乙系原告监护人;

3、人民调解协议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因祖父遗留房产一事曾与被告起纠纷,村委会予以调解的事实;

4、家谱复印件一份(已与原件核对无异),证明原告出继大伯喜兆作子、家属关系情况;

5、土地房产所有证复印件二份、契约复印件一份(原件由原告自已保存),证明房屋产权系祖父张文钱的;祖父张文钱、继母张黄氏、生父张喜寅因此约定房屋归属的事实;

6、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一份,证明原告、被告就争讼房屋曾起诉法院,原告不服提出再审的事实;

7、房屋示意图及照片6张,证明讼争房产的现状,房屋东墙面因年久损毁于1993年李林、李嘉进行了翻修,被告强行用砖将原告使用的南边这间与中间这间隔离并占用至今的事实;

8、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登记表一份,证明原被告各亲人的出生年月情况。

为证明上述事实,被告李林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房契一张,证明原被告及张顺堂三兄弟对土改时登记在张文钱名下的房子进行了分割;

2、(2010)金东曹民初字第114号民事判决书、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浙金民终字1088号民事判决书、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浙民申字第667号民事裁定书各一份,证明三家法院已经判决了,这个房子是被告的。

经庭审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一、对原告提交的证据

 

本院查明

证据1,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证据2,被告认为残疾证真假我不管的,跟分房子没有关系的。

本院对证据2真实性予以确认。

证据3,被告认为我们没有签过字。本院对证据3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证据4,被告认为真假不知道的,没有看见过原件。张喜兆死的时候,李嘉都没有出生,张喜兆根本没有养过李嘉。张喜兆老婆改嫁了,根本没有养过李嘉。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证据5,被告认为写契约的时候李林、李嘉都刚出生,这张契约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也没有用的。房产证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予以确认。

证据6、7、8,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对被告提交的证据

证据1,原告认为真实性有异议,分家是分过的,但是没有最终达成协议,李嘉没有签字。

本院认为,原告李嘉在(2010)金东曹民初字第114号腾房纠纷案件的庭审中对其签名的真实性已予以确认,现并无证据表明原告签字时受到欺诈、胁迫等情形,原告在分家契上签字应视为其真实意思的表示,证据符合证据要件,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证据2,原告对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依职权对张金花、宋惠荣进行了调查并制作了调查笔录,庭审中进行了宣读。原告认为张金花的笔录基本上事实的,但是分家的事实她不知道的,对宋惠荣的笔录认为有异议,我们没有拿到分家契过的,当时分家契给我们签字我们没有签。被告对张金花、宋惠荣的笔录没有异议。本院认为,宋惠荣是分家契的代书人,且当时有多名亲戚作为证明人在分家契上签名,本院对张金花、宋惠荣陈述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依职权向金华市档案馆调取了:1、编号0888号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一份,证上登记张文钱土改时家庭人口2个人,房屋4间半,房屋坐落前明堂;2、编号0889号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一份;3、编号0909号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一份,证上登记黄宝玉名下,家庭人口登记2个人,房屋是前明堂三间。并当庭予以出示,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举证、质证和本院的认证,本院对本案事实作如下认定:

原告李嘉、被告李林与张顺堂系亲兄弟,其父为张禧寅。张文钱与妻子曹小玉生育二子一女,即长子张禧兆、次子张禧寅及女儿张兰芝。张禧兆与妻子黄宝玉生育一子一女,儿子夭折,女儿张金花。张禧寅与妻子曹华华生育三子一女,即长子李林、次子李嘉、女儿张金莲、三子张顺堂。张禧兆于1941年死亡。1946年农历11月7日,张文钱与张禧寅、黄宝玉等立下契约一份,载明:“立继约张文钱情因长子禧兆身故无嗣,兹将禧寅之次子顺禄继与禧兆为嗣,经禧兆之妻黄氏同意并由修谱监理尚良暨诸协理一致许可,惟本人有遗产若干间明于后言,言明概由和忠房和信房二房平均分拍,至禧兆之女在禧兆得股下应得之遗产亦与顺禄平分不得争执,此系过继立谱时公(共)同议定恐后无凭,立此继约为据,此约张黄氏张禧寅各执一份。”和忠房为张禧兆,和信房为张禧寅。即现白渡村永安路40号三间房屋由张禧寅、张禧兆兄弟二人平均分得,张禧兆之女在其父所得财产之下应与原告平分。但原告此后仍与亲生父母共同居住生活,从未与黄宝玉一起生活过。1951年土改时,原金华县人民政府向张文钱颁发了土地房产所有证,确认土名为“前明堂”的房屋一幢共三间楼房归张文钱本人及妻子二人共有(家庭人口为2人),另土改时登记为张文钱夫妻二人共有的房屋还有平屋一间、紧挨着三间楼屋北边一间披屋(土改时登记为半间)。1951年土改时,原金华县人民政府向黄宝玉颁发了土地房产所有证,确认土名为“前明堂”的平屋三间归黄宝玉及女儿张金花二人共有(家庭人口为2人),原金华县人民政府向张禧寅颁发了土地房产所有证,确认土名为“亦政堂”的楼屋二间归张禧寅及妻子曹华华、儿子李林、李嘉、女儿张金莲五人共有。后张文钱于1958年死亡,张禧寅于20世纪60年代初死亡,此后张文钱之妻曹小玉于20世纪60年代初死亡。文化大革命期间,登记在张文钱夫妇名下的三间楼房(现讼争的房产)被村里收为公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于1979年返还给曹华华,其中靠北边一间楼房和一间披屋分给被告李林一家人使用,后来一间披屋由李林拆建成二层楼房。登记在张禧寅等五人名下的二间楼房和登记在张文钱夫妻名下的一间平屋(现已倒塌)则分给原告李嘉一家人使用。原、被告之母亲曹华华于1981年5月死亡,原、被告等兄弟三人办理完母亲安葬事宜后,于同年5月24日由宋惠荣(张金莲丈夫)代书房契一份,载明:“兹张喜寅有房屋移(遗)产楼上、楼下共四间(即土改时登记在张文钱夫妻名下的房产,也是本案诉争的房屋),今兄弟三人协议将南边二间归于顺禄所有,计价格人币壹佰柒拾伍元正,北边二间房屋有顺福所有,计价格人民币贰佰贰拾伍元正,总共肆佰元正,但娘死亡开支贰佰壹拾伍元贰角三分,除娘开支净利剩余币壹佰捌拾四元柒元柒分正,归于顺堂。房屋四间顺堂无权管理等。”张顺堂分得一处没有建成的房屋(建好地基和部分墙面)。现三间房屋中南首一间(含楼上、楼下各一间)由原告实际使用,靠北两间(含楼上、楼下各两间)由被告实际使用。2009年,原告李嘉发现过继契后,要求继承张文钱的遗产。原告于2010年10月21日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腾空其居住的座落于金东区曹宅镇白渡村永安路40号房屋二间中的一间,并返还给原告。本院于2011年6月20日作出(2010)金东曹民初字第114号民事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9月9日作出(2011)浙金民终字第1088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后原告不服中院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21日作出(2012)浙民申字第667号民事裁定,裁定驳回李嘉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一、原告李嘉对张文钱的遗产是否享有代位继承权。从张文钱于1946年所立的过继契约来看,在签订原告过继于张禧兆为子的过继协议时,张禧兆已经亡故,而黄宝玉在世时,原告也未与其在一起共同生活,并未形成实际抚养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8条规定:“过继”子女与“过继”父母形成抚养关系的,即为养子女,互有继承权;如系封建性的“过继”、“立嗣”,没有形成抚养关系的,不能享有继承权。故原告以所立“嗣书”为由,要求代位继承张禧兆继承张文钱的三间房屋遗产中的一半,于法无据。原告李嘉只能继承其父母遗留的财产。二、关于张文钱所立遗嘱效力问题。从1951年土地改革时颁发的登记为张文钱夫妻共有的土名“前明堂”的三间楼房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编号0888)上看,该房产确权为张文钱夫妻家庭共有,则1946年张文钱所立过继契约因解放后土地改革的重新确权,其对该房产的处分并不具有完全的财产处分权,遗嘱对其妻所有的财产的处分部分,应认定无效。三间房屋中的一间半属于张文钱遗嘱中的遗产。因张文钱订立遗嘱时,遗嘱继承人张禧兆已先于遗嘱人张文钱死亡,依继承法规定,该一间半遗产中的一半应按法定继承办理。另一半按张文钱的遗嘱由张禧寅继承。三、关于张文钱夫妻及张禧寅夫妻的遗产如何继承问题。土改时确权为张文钱夫妻二人共有的楼房三间、平房一间及披屋一间,其中张文钱在1946年立过继契时对三间楼房所立的遗嘱部分有效。其中的一间半房屋属张文钱的个人财产,其中一半按遗嘱由儿子张禧寅继承,另一半按法定继承由妻子曹小玉、儿子张禧寅、女儿张兰芝继承和张金花代位继承。因张禧兆先于被继承人张文钱死亡,其继承张文钱的遗产份额由其女儿张金花代位继承。另平屋一间和披屋一间属于张文钱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中一半为曹小玉的个人财产,另一半为张文钱的遗产。张文钱的遗产部分按法定继承,则由其妻曹小玉、儿子张禧寅、女儿张兰芝继承和孙女张金花代位继承。张禧寅死亡后,其遗产包括土改时确权登记在张禧寅及妻子曹华华、儿子李林、李嘉、女儿张金莲五人共有名下土名为“亦政堂”的楼屋二间中的五分之一,以及其按张文钱遗嘱继承其父亲张文钱的一间半楼屋中的二分之一,另一半中由其按法定继承的部分,以及其继承张文钱平屋一间和披屋一间中的一半的应得部分。张禧寅的遗产按法定继承,依法由其母亲曹小玉、妻子曹华华、儿子李林、李嘉、张顺堂、女儿张金莲等六人继承。曹小玉死亡后,其遗产包括土改确权为其夫妻二人所有的三间楼屋、一间平屋和一间披屋中的一半,以及其继承张文钱和张禧寅遗产所得部分财产。该遗产依法由其女儿张兰芝继承和张金花、李林、李嘉、张金莲、张顺堂等人代位继承。曹华华死亡后,其遗产包括土改时确权登记在张禧寅、曹华华、李林、李嘉、张金莲五人共有名下土名为“亦政堂”的楼屋二间中的五分之一,以及其继承张禧寅遗产所得的财产。该遗产依法由李林、李嘉、张金莲、张顺堂等人继承。四、张文钱夫妻的遗产及张禧寅夫妻的遗产是否已经分割的问题。土改时确权登记在张文钱夫妻名下的三间楼屋在文革没收公用以前一直由张文钱之妻曹小玉在管理使用,曹小玉死亡后,该三间房屋由曹华华及子女在使用。文革没收返还后,其中一间分给被告李林一家人使用,一间披屋也分给李林一家使用。而土改时确权登记在张禧寅五人共有的二间楼屋和登记为张文钱夫妻二人共有的一间平屋,则在文革后随着三间楼屋的返还,也一同分给李嘉一家人使用。曹华华死亡后,兄弟三人在1981年写了分家契,对另外的二间尚未分割的遗产进行了分割。从文革结束返还三间楼屋后家庭成员间对房屋的使用分配到1981年原被告三兄弟立分家契对尚未分割的二间房屋的分割至今已三四十年时间,二次的财产分配事实上是对上述遗产进行了分割。而且分割遗产时,同样享有继承权的张金花、张金莲和张文钱的女儿张兰芝都是知情的,也没有提出分割要求。据此,本案诉争的房产已经作出了分割,原告李嘉和被告李林现使用的房屋也因继承的遗产分割行为取得了物权。现原告要求按继承法的规定对张文钱的遗产重新进行分割,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四)、(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6条、第38条之规定,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李嘉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李嘉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